xbet.老虎机小说网

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西夏皇宫 宗赞王子 青凤阁中

小说:无限之开荒者 作者: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:2017-04-21 12:31

  到了皇宫门外,段誉投上名帖,西夏国礼部尚书亲自迎进宫中。
  跟着礼部尚书到了中和殿上,只见赴宴的少年已到了百余人,散坐各席,殿上居中一席,桌椅均铺锈了金龙的黄缎,当是西夏皇帝的御座。
  东西两席都铺紫缎,东边席上高坐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,身材魁梧,身披大红袍子,袍上绣有一头张牙舞爪的老虎,形貌威武,身后站着八名武士,肖鹏等一见,便知是吐蕃国的宗赞王子。
  礼部尚书将段誉让到西首席上,不与旁人共座,肖鹏等人站在他的身后,显然这次前来应征的诸少年中,以吐蕃国王子和大理国太子身份最尊,西夏皇帝也敬以殊礼,其余的贵介子弟,便与一般民间俊彦散座各座,众人络绎进来,纷纷就座。
  姑苏慕容虽赫赫有名,却也只是一介布衣,是以只能坐于普通座位。
  各席坐满后,两名值殿将军喝道:“嘉宾齐到,闭门。”
  鼓乐声中,两扇厚厚的殿门由四名执戟卫士缓缓推上,偏廓中兵甲锵锵,走出一群手执长戟的金甲卫士,戟头在烛火下闪耀生光,跟着鼓乐又响,两队内侍从内堂出来,手中都提着一只白玉香炉,炉中青烟袅袅,众人都知是皇帝出来了,凝气屏息,不作一声。
  最后四名内侍身穿锦袍,手中不持物件,分往御座两旁一立,众人见这四人太阳穴高高鼓起,心知是皇帝贴身侍卫,武功不低。
  但听得履声响起,一人自内而出,在御椅上坐下,众人向那西夏皇帝瞧去,只见他身形并不甚高,脸上颇有英悍之气,倒似是个草莽中的英雄人物。
  那礼部尚书站在御座之旁,展开一个卷轴,读道:“法天应道广圣神武西夏皇帝敕曰,诸君应召远来,朕甚嘉许,其赐御酒,钦哉!”
  那皇帝举起杯来,在唇间作个模样,便即离座,转进内堂去了,一众内侍跟随在后,霎时之间走得干干净净。
  众人相顾愕然,没料想皇帝一句话不说,一口酒不饮,竟便算赴过了酒宴,众人心下暗暗寻思:“我们相貌如何,他显然一个也没看清,这女婿却又如何挑法?”
  那礼部尚书道:“诸君请坐,请随意饮酒用菜。”众宫监将菜肴一碗碗捧将上来,西夏是西北苦寒之地,日常所食以牛羊为主,虽是皇宫御宴,也是大块大块的牛肉羊肉。
  段誉等人得了提醒,心知此时皇帝必然在左近暗暗观察场中才俊,是以段誉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将自己从小学到的贵族仪节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  东首席上那吐蕃王子喝了几口酒,抓起碗中一大块牛肉便吃,咬了几口,剩下一根大骨头,随意一掷,似有意,似无意,竟是向段誉飞来,势挟劲风,这一掷之力着实了得。
  段誉安坐不动,自顾自浅饮小酌,却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姿。
  肖鹏嘴角微微一笑,伸手一圈一引,那牛骨头顿时转了个圈飞将回去,射向宗赞王子,一名吐蕃武士伸手抓住,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牛骨上竟蕴含着一股沛莫能御的劲道。
  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武士的臂骨竟就此寸寸断裂,右臂如一条死蛇般垂了下来,他的身体却只是晃了晃,半步也未退却,这自然是肖鹏太极崩劲造成的后果。
  宗赞王子脸色一变,他身旁另一名武士骂了一声,提起席上一只大碗,便向肖鹏掷来,这次不等肖鹏再动手,乔峰挥掌拍出,掌风到处,那只碗在半路上碎成数十片,碎瓷纷纷向一众吐蕃人射去,另一名吐蕃武士急速解下外袍,一卷一裹,将数十片碎瓷都裹在长袍之中,手法甚是利落。
  但可惜的是,他高估了自己,低估了乔峰,只见被他裹在长袍之中的碎瓷“兹拉”几声,直接穿透了他的外袍,尽数扎到了他身上,吐蕃武士瞬间被废两人。
  阿紫与梅兰竹菊五女少女心性,见此情形,二话不说,随手抓起桌上的碗碟杯盘便一股脑的向吐蕃人掷去,吐蕃人自然回击,而阿紫这一方有肖鹏在,他展开太极劲气旋,漫天飞舞的物事没有一样能飞近她们周身一丈内。
  肖鹏见她们玩得开心,便由得她们胡闹,也不开口,只淡笑着护好她们周身,时不时将飞过来的物事返还回去,是以这一通互砸,他们这桌周围地上还干干净净。
  场中众人来到皇宫赴宴之时,便都已感到,与宴之人个个是想做驸马的,相见之下,岂有好意?只怕宴会之中将有争斗,却不料说打便打,动手如此快法,但听得碗碟乒乒乓乓,响成一片,众人登时喧扰起来。
  突然间钟声响起,内堂中走出两排人来,有的劲装结束,有的宽袍缓带,大都拿着奇形怪状的兵刃,一名身穿锦袍的西夏贵官朗声喝道:“皇宫内院,诸君不得无礼,这些位都有敝国一品堂中人士,诸君有兴,大可一一分别比武,乱打群殴,却万万不许。”
  众人均知西夏国一品堂是招揽天下英雄好汉之所,搜罗的人才着实不少,当下即便停手,肖鹏对阿紫她们按按手,示意罢手,阿紫与四女听话的停下了手,不再回掷,但吐蕃武士兀自不肯住手,连牛肉羊肉都一块块对准了她们这边掷来。
  那锦袍贵官向吐蕃王子道:“请殿下谕令罢手,免伤和气。”
  宗赞王子见一品堂群雄少说也有一百余人,何况身在对方宫禁之中,当即左手一挥,止住了众人,最重要的是,他发现闹了半晌,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被砸得狼狈不堪,对方却丝毫无损,当下也不免有些无趣。
  礼部尚书向那锦袍贵官拱手道:“敢问大人,不知公主娘娘有何吩咐?”
  那锦袍贵官朗声说道:“公主娘娘有谕,请诸位嘉宾用过酒饭之后,齐赴青凤阁外书房用茶。”
  众人一听,都是“哦”的一声,银川公主居于青凤阁,许多人都是知道的,她请大伙儿过去喝茶,那自是要亲见众人,自行选婿。
  众少年一听,都是十分兴奋,均在心中暗想:“就算公主挑不中我,我总也亲眼见到了她,西夏人都说他们公主千娇百媚,容貌天下无双,总须见上一见,也不枉了远道跋涉一场。”
  叶蕃王子伸袖一抹嘴巴,站起身来,道:“什么时候不好喝酒吃肉?这时候不吃啦!咱们瞧瞧公主去,你带路吧!”
  “好,殿下请,段殿下请。”
  一行人跟着那官员穿过御花园,远远望见花木掩映中露出楼台一角,阁边挑出两盏宫灯,那官员引导众人来到阁前,朗声道:“四方佳客前来谒见公主。”
  阁门开处,出来四名宫女,每人手提一盏轻纱灯笼,其后一名身披紫衫的女官,说道:“众位远来辛苦,公主请诸位进青凤阁奉茶。”
  宗赞王子闻言笑道:“很好,很好,我正口渴得很了,为了要见公主,多走几步路打什么紧?又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,哈哈哈哈……”大笑声中,昂然而前,从那女官身旁大踏步走进阁去,其余众人争先恐后的拥进,都想抢个好座位,越近公主越好。
  只见阁内好大一座厅堂,地下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,地毯上织了五彩花朵,鲜艳夺目,一张张小茶几排列成行,几上放着青花盖碗,每只盖碗旁一只青衣碟子,碟中装了奶酪、糕饼等四色点心。
  厅堂尽处有个高出三四尺的平台,铺了淡黄地毯,台上放着一张锦垫圆凳,众人均想这定是公主的坐位,你推我拥我,都抢着靠近那平台而坐,肖鹏一行倒是无所谓,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  各人坐定后,那女官举起一根小小铜锤,在一块白玉云板上“叮叮叮”的敲击三下,厅堂中登时肃静无声,静候公主出来。
  过得片刻,只听得环佩丁东,内堂走出八个绿衫宫女,分往两旁一站,又过片刻,一个身穿淡绿衣衫的少女脚步轻盈的走了出来。
  众人登时眼睛为之一亮,只见这少女身形苗条,举止娴雅,面貌更是十分秀美,众人都暗暗喝一声采:“人称银川公主丽色无双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  慕容复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少女,心下暗道:“我初时尚担心银川公主容貌不美,原来她虽比表妹似乎稍有不及,却也是千中挑,万中选的美女,先前的担心,大是多余,瞧她形貌端正,他日成为大燕国皇后,母仪天下,我和她生下孩儿,世世代代为大燕之主。”
  那少女缓步走上平台,微微躬身,向众人为礼,众人当她进来之时早已站立,见她躬身行礼,都躬身还礼,有人见公主竟如此谦逊,没半分骄矜,更啧啧连声的赞了起来。
  过了好半晌,那少女脸上一红,轻声细气的说道:“公主殿下谕示,诸位佳客远来,青凤阁愧无好茶美点侍客,甚是简慢,请诸位随意用些。”
  众人都是一凛,面面相觑,忍不住暗道:“惭愧,原来她不是公主,看来只不过是侍候公女的一个贴身宫女。”但随即又想,一个宫女已是这般人才,公主自然更回非同小可,惭愧之余,随即又多了几分欢喜。。
  a
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